当前位置:17tech社会香港主持人肮脏言论:宁做英国狗屎上的苍蝇
香港主持人肮脏言论:宁做英国狗屎上的苍蝇
2022-07-02

原标题:谁真心希望香港好,谁希望香港乱下去,请擦亮眼睛!

近期,在外部势力干预下,香港乱象不断,连续发生非法暴力事件,更有网络电视台主持人放言:“我下辈子再投胎,我宁愿做英国狗拉出来的那坨狗屎上面的那粒苍蝇,都不肯做你支那人。”

英国殖民下的香港真的像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好吗?

英国真有那么好?岂不闻在港英时代,港人根本不能享有基本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岂不闻港人如划归英籍,拿的也是二等公民护照?

如今,英美一些政客又跑来对香港指手画脚,真以为他们为港人计、为香港计?实际上是包藏祸心。有些人只是关心如何利用香港给中国找麻烦,有些人是对香港过得比港英时代好打心底不舒服,香港越乱他们越开心。

这些外部势力挑拨离间、混淆视听、架秧子起哄,甚至对暴徒现场指导……他们其实恨不得香港早日沉沦。与此针锋相对的是,回归二十多年来,从抵御亚洲金融危机、非典疫情,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每一次都是内地与香港风雨同舟,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

民间有句俗话,别被人卖掉还帮人数钱。希望更多香港市民明辨是非,分清善恶,共同守护香港,阻止香港滑向沉沦的深渊。

政治方面:

英国自1841年占领香港后,实行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由英女王任命的港督集行政、立法、军事大权于一身,高居金字塔式权力结构的顶端,具有明显的专制主义色彩。作为港英政府建制里的“民主功能”机构,行政局和立法局所提出的建议对港督不构成任何的法律制约。占香港人口98%的华人长期不能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和参政权。

1922年英国爱德华皇储乘坐八抬大轿经过干诺道中

香港的最高行政长官28任港督都是英国委派的,从来不会征求港人意见。英国法律《殖民地规则(1977年)》第105条规定:“港督是向英女皇负责并代表英女皇的独一无二的最高权威。”港督无须向港民负责,他集行政和立法大权于一身,实质上实行的是独裁统治。

1906年明信片上的香港警察部队,印度裔警察可以拿枪,华人警察不许拿枪

1843年英国委派第一任港督组成了行政局和立法局这两个重要的政治机构,在37年间,立法局中没有一个华人议员。直到1880年,第一个华人伍廷芳才被委任为非官守议员,实际上只是一个政治摆设。从1917年开始,立法局议员有14人,大多数是英国人担任的“官守议员”,非官守议员全部由港督委任。1949年,港督葛量洪提出:作为基本原则,英国属地的重要政事应由英国人处理。香港大多数市民没有英国国籍,他们无权过问。因此立法局提案可以由殖民地大臣直接审不必征求港人意见。以英国国籍作此订为立法局选举人的必要条件,再次把华人排斥在政治管理和决策之外。

1967年港英政府镇压示威群众

早在1918年,英国就通过了第一部成文的议会选举法即《国民参政法》,规定21岁以上的成年男子,具有一定的住所资格等条件,都有选举权资格。1928年,英国通过的第二部《国民参政法》规定实行男女平等的选举制。但直到1984年,香港立法局中只有官守议员和港督任命的非官守议员,没有一个经选举产生的议员。

参见:

刘曼容,英国对香港“民主发展”政策的历史演变,广东社会科学2011年第2期;

刘强,港英时期华人政治精英培养问题研究,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4年5月;

罗永祥、陈志辉,香港特别行政区施政架构[M]香港:

三联书店有限公司,2002年86—91。

1922年英国爱德华皇储乘坐八抬大轿经过干诺道中

香港的最高行政长官28任港督都是英国委派的,从来不会征求港人意见。英国法律《殖民地规则(1977年)》第105条规定:“港督是向英女皇负责并代表英女皇的独一无二的最高权威。”港督无须向港民负责,他集行政和立法大权于一身,实质上实行的是独裁统治。

1906年明信片上的香港警察部队,印度裔警察可以拿枪,华人警察不许拿枪

1843年英国委派第一任港督组成了行政局和立法局这两个重要的政治机构,在37年间,立法局中没有一个华人议员。直到1880年,第一个华人伍廷芳才被委任为非官守议员,实际上只是一个政治摆设。从1917年开始,立法局议员有14人,大多数是英国人担任的“官守议员”,非官守议员全部由港督委任。1949年,港督葛量洪提出:作为基本原则,英国属地的重要政事应由英国人处理。香港大多数市民没有英国国籍,他们无权过问。因此立法局提案可以由殖民地大臣直接审不必征求港人意见。以英国国籍作此订为立法局选举人的必要条件,再次把华人排斥在政治管理和决策之外。

1967年港英政府镇压示威群众

早在1918年,英国就通过了第一部成文的议会选举法即《国民参政法》,规定21岁以上的成年男子,具有一定的住所资格等条件,都有选举权资格。1928年,英国通过的第二部《国民参政法》规定实行男女平等的选举制。但直到1984年,香港立法局中只有官守议员和港督任命的非官守议员,没有一个经选举产生的议员。

人权方面:

在港英时代,香港虽然被誉为王冠上的明珠,但是英国从来只是把它当作殖民地,即使港人划归英籍,拿的也是二等公民的护照:BDTC(英国属土公民护照),BNO(英国海外公民护照)。持有这类护照的人,不能享有英国国民的种种权利。

1958年英军镇压示威者

在殖民主义的早期统治中,英国制定了歧视华人的法律。1843年,港英政府实施宵禁,以“盗贼横行为由”限制华人夜间行走,强令华人夜晚行走时,必须“手持灯笼,以便识别”这一宵禁直到1897年才被废除。另外还规定,华人不准与英人共用马场看台及其他一些公共设施。

1865年香港跑马地

鲁迅先生曾在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三日《语丝》发表文章。“即如今天的香港《循环日报》上,有这样两条琐事:第一条我们一目了然,知道中国人还在那里被抽藤条。第二条是“搜身”的纠葛,在香港屡见不鲜。”

20世纪40年代英籍警察对华人搜身

近代史是屈辱史,是血泪史,香港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殖民,香港同胞在殖民统治下饱受欺凌,同时期的大陆更是在列强割据、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生灵涂炭。经过不懈努力,香港终于于1997年回到祖国的怀抱。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些“怀念港英时代”“港独”声音的出现实属令人痛心。当前,香港发展面临各种各样问题,青年一代对未来所表现出的迷茫和对过去港英时期的幻想我们都可以理解,但只要我们愿意随手翻一翻历史资料、听一听身边老一辈人的讲述,就会知道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同胞究竟过得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