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tech资讯致匠心——我们身边的专注匠人们
致匠心——我们身边的专注匠人们
2022-06-15

“人生很多事急不得,你得等它自己熟……人不能孤独的活着,之所以有作品,是为了沟通,透过作品去告诉人家心里的想法,眼中看世界的样子,所在意的、珍惜的。所以,作品就是自己,所有精工制作的对象。”——李宗盛《致匠心》

一年前,当“匠心”一词重新使手做者受到大众尊敬时,他们所代表的细腻、专注的慢生产精神也重新获得关注与认可。匠心,一个匠字,代表精工技艺,代表专业与经验;一个心字,代表严谨准则,代表负责精神。匠心融合,传达的是由手及心的理念,强调双手与心念共同凝聚而成的创造;作品的魅力,来源于关注和细造而成的精致细节,也来源于在匠心造物过程中,制造者内心平和集中的状态带来的安定舒适感。

其实,在我们身边早有一群人,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中,十几年来一直做着一份安静的事业,但一直低调,不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有什么特别,不觉得自己的“匠心”需要大肆标榜,只是热爱制作时的那份沉浸,因作品受人喜欢而满足。就是这样一群专注而沉浸的人,19年来制作了不计其数的精工好物,这些物品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食草堂。

食草堂是国内一线皮具品牌,熟悉它的人都知道,从成立至今的19年里,它一直坚持着精材、精工的生产原则,只使用进口头层牛皮,同时拒绝千篇一律的工业流水线,坚持手工制造的生产精神。在这19年里,食草堂以它独特的气质和品牌理念吸引着无数高端消费者,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坚持精细、温情的生产方式的设计师、生产者。有着这样一群用心去做,为美好事物而努力的人在,难怪食草堂这个名字在众多消费者心中,已经成了“工匠精神”的代名词。

也因为如此,当全世界的闪光灯都对准了闪耀着“大师”、“名人”头衔的匠人时,我们更愿意将关注点对准这些在食草堂安静做事的人们,以下是三个人的故事,但同时又是食草堂人的故事,是普通而不凡的匠人们的缩影。他们总把自己看得那么普通与平凡,但当聊到热爱的事业时,所有细微的想法与感受,又显得那么鲜活深刻。

理想照亮现实——设计师李斌

李斌绝对是性情中人,你可以从他走路时的姿势判断得出,也可以从他喜欢的歌、爱看的电影和爱读的诗中体会到。但大多数时间里,他都会坐在设计台前凝神思索,长时间一动不动。“身体没动,因为思维去了高维空间,在那儿做起了各种设计实验。”

“我也是一位做皮具的工匠,只不过是用纸笔和大脑在做。”

“我做的是一件结合的事,一件平衡实用与艺术的事,这不是一件容易事。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往往是不愿意靠近人群的,认为只有远远高于大众的,才是纯正的艺术。也正因为这样,美的艺术离人群太远,现实生活中的美感实在贫乏,但这不是大众的错。”“我做皮具,想让它又好又美,因为好用,会有更多的人接受它,喜欢它;因为美,背久了,它能引导购买的人追求更好的生活美学。”

与牛皮为伍——皮料主管刘力超

对刘力超来说,每天早上打开库房的大门,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牛皮味道,是他每天的开始仪式。好的头层牛层会散发出淡淡的温暖味道,那让他感到高兴。8年来,每天照料几万张牛皮,检查、记录、归类、挑选……近千坪的库房是他的领地,每一张牛皮的样貌、薄厚、大小、位置,他们记得一清二楚。“选皮是一件最重要的事,因为这是一件好皮具成形的基础。做久了你会知道,同样的种类下,每张皮的厚度、粗细、纹路走向其实都各有差别。设计师知道哪种类别的皮料适合他的作品,然而只有我知道,这几万张皮中,哪一张会是这张设计图的最佳选择。”

他不大爱说话,实际上,每天的工作中,他极少动嘴,只是不断地将一张张皮料摊开,抚摸,查看,记录,退回或归纳,此外,就是不停地巡视他的辽阔领地,用眼睛与嗅觉不断地熟悉每张皮子。“皮料与设计的最好搭配,绝对是唯一的。我越熟悉每张皮料的每一个细节,选择的标准越细,就越能达到完美的搭配。让每一张顶级好皮都做成最适合的皮具,我最大的满足感就是这样。“

以手及心——机工吴阿姨

吴阿姨的脚踩了13年缝纫机,是一名“老司机”了。和驾驶不同的是,她踩了13年,却并没有走远。每天,皮料剪裁好之后,她会将边缘车好,以便进行下一道工序。“皮料上绝不可以画长标识线的,手重了,会影响质感,也不好清理,最好的方法,除了熟能生巧,就是仔细观察。比如看清样板图的说明,记牢走线的长度、宽度。”

“工作的默契,首先是我、缝纫机与皮料的,皮子的薄厚硬软不同,设计包形不同,车的线一定都不同,这些都要靠手与脚的配合来实现。一般人觉得缝纫机就是踩几下,很快就做完的,其实这是一件绝不能莽撞的工作,必须仔细考虑清楚,不然一块好料被车坏,就绝不能再使用了。”

“默契还有我和同事之间的,每次缝之前我都会好好观察皮料。纹理的衔接、接缝的长短与方式,在他们设计、选料、裁剪的时候就经过严密考量了,所以好好观察裁剪的边缘,也能体会到大家选料、剪裁时的用心良苦。每个环节都是完美的延续,大家的工作都不是断裂的,我们不是流水线,有这样的心,才能做好这工作。”

“世界再吵杂,匠人的内心绝对必须是安静安定的,面对大自然赠与的素材,我得先成就它,它才有可能成就我。我知道,手艺人往往意味着、固执、缓慢、少量、劳作,但是这些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对完美的追求。所以,我们宁愿这样,也必须这样,也一直这样,为什么,我们要保留我们最珍贵的,最引以为傲的。一辈子,总是还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我们因此能愿意去听从内心的安排,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岁月,其他的就留给时间去说吧。”

——《致匠心》